民間龍舟只有鄉土味?

“龍舟競技,鼓聲陣陣,百槳翻飛,水花四濺,兩岸吆喝震天。”這樣的龍舟盛景,在端午前后的佛山,幾乎村村可見。

佛山地處珠江三角洲腹地,河網交錯,獨特而優越的自然水域孕育了佛山悠久的龍舟文化。如今,舉辦龍舟活動不再局限于端午期間,就連平日里,佛山的鎮街、村落也能看到龍舟競渡的熱鬧場面以及上萬人共進龍舟飯的盛況。

于是,佛山民間龍舟的鄉土味便成為吸引國內外游客的最大亮點。

民間龍舟各有特色

進入4月,樂從龍舟訓練基地成為周邊村民的聚集地。每天下午三時起,基地的岸邊坐滿了圍觀的村民,水里有十幾條五人龍舟在訓練。

路州村的村民韋銳彬說,4月23日,樂從鎮路州村五人龍舟邀請賽將要在樂從龍舟訓練基地舉行,全鎮共有43艘五人龍舟參加,“這是村里時隔七八年再舉辦龍舟賽,大家都很積極”。韋銳彬說,這次五人龍舟賽全程30公里,43艘五人龍舟在河涌里你追我趕的場面最為精彩刺激。

除了馬拉松式的五人龍舟比賽之外,佛山民間有特色的龍舟活動可謂數不勝數。

桂城疊滘的“龍舟漂移大戰”每年都引來央視、鳳凰衛視等眾多主流媒體的跟拍。上百只龍舟在狹隘彎曲的賽道中比試速度和技巧,堪稱技術與力量的完美結合。

“龍眼點睛”的民俗活動則在順德勒流龍眼村延續了六百多年,如今仍興盛不衰。每年農歷五月初三,按照傳統習俗,順德勒流、大良等村居甚至附近城市的近100艘龍船在這一天都會聚集龍眼村太尉廟,為自己的龍舟“點睛”。

佛山還有村落仍會玩“踩龍船”,精壯漢子站在龍船頭和龍船尾,以韌力和耐力踩得龍船一升一沉,如波似浪,水花飛濺,別有一番景致。

村民仍是龍舟主力

作為一項扎根于嶺南民俗土壤中的體育活動,佛山龍舟發展最繁榮的地方仍在村落里,而村民自然就成為參與龍舟活動的主體。

大瀝鹽步社區廻龍村位于汾江河邊上,優越的地理環境使這條村有近百人長期堅持龍舟訓練。廻龍村龍舟隊隊員梁仲賢告訴記者,不少大瀝人都是聽著龍船鼓長大,從而熏陶出一批又一批的龍舟愛好者,“在大瀝的過百支龍舟隊中,有不少是父子兵,有些甚至是爺孫三代齊上陣”。

在梁仲賢看來,這種薪火相傳的模式是延續龍舟文化、傳承龍舟精神的最佳模式。

不過,對于龍舟業內人士來說,龍舟的發展不應僅在村落里繁榮。長期關注佛山龍舟發展的佛科院老師招惠芬就認為,村民仍然是絕對參與主體的狀況不利于龍舟運動的可持續發展,“就傳統龍舟競渡的參與者而言,村民是重要力量,而現在龍舟運動的參與主體應更加多元化”。

樂從龍舟俱樂部領隊勞劍輝表示,龍舟運動在歐美國家發展迅速,當地舉辦的龍舟賽事規模不比佛山小,“龍舟在國外是一項休閑運動,兼具健身與旅游作用,相關產業發展比國內更好”。

勞劍輝說,佛山各地每年舉行各式龍舟活動不僅是傳承習俗,更希望通過洗龍舟水、吃龍船飯、扒龍舟賽一系列活動,讓傳統文化和經濟發展融合,所以,龍舟在保留鄉土味之余,更應該開拓它的時尚化一面。

以中國香港為例,為慶祝中國香港龍舟總會成立25周年及香港國際龍舟邀請賽40周年,從今年2月25日起他們在一家商場構建室內陸上龍舟體驗館,設有機械版龍舟等各式用具讓市民體驗龍舟的樂趣。

有民間龍舟愛好者說,香港的水文條件并不適合大規模龍舟運動,但是他們也能發展出一千多支龍舟隊,而佛山更應該利用河道、河涌優勢,借助“龍舟”概念,開發適宜白領、青少年參與的龍舟活動,這樣才能讓龍舟文化和龍舟活動更具生命力。

編輯:林偉杰
手机千炮捕鱼下分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