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中的風水學

《道德經》即是《老子》。文詞古雅、哲理淵深,注家很多,尤有未盡之處。讀來朗朗上口,被譽為哲學長詩,若要真正讀懂它,確也有其難度。《老子》自述曰:“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言有宗,事有君,夫唯不知,是以不我知。知我者希,則我者貴,是以圣人被褐懷玉。”由此可知,老子之文,另有一翻奧秘,不同于一般文史哲文字。謹將《老子》書中有關風水學的幾點明文寫出,用以就教于高明。

一、上善若水

《老子》第八章曰:“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于道。”“上善若水”的“若”字,一般解作“如”字。《說文》曰:“若,擇菜也。從艸、從右、右手也”。有選擇之意。郭景純《葬書》曰:“風水之法,得水為上,藏風次之。”風水之法,很鮮明的是將得“水”列為首位。與《老子》“上善若水”之觀點一致。《尚書·洪范》曰:“一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同樣是將“水”排在首位。南唐何溥《靈城精義》曰:“龍之性喜乎水,故山夾水為界,得水為佳。”都是將水放在首位。更有“入山尋水口,登穴看明堂”的大端指導,以至發展出風水家各種“水法”的著述。未嘗不是“古圣先賢其揆一也”呢!

二、居善地

《老子》曰:“居善地,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夫唯不爭,故無尤。”“居善地”排在首位,可知是重點。即是今人說的“風水寶地”。有哪些好處呢?《老子》說:“居善地”則能“心善淵”,心態深廣,福至心靈,應事自如。“與善仁”,有與人為善,施舍的慈悲心。“言善信”做事與說話一致,說到做到,人所信任。“政善治”,若是作領導,和從政,管理也會作得很好。“事善能”,即辦事也很有工作能力。“動善時”,也是合符時代需要,與時俱進的。“夫唯不爭,故無尤”者,即是居善地,而體現了“上善若水”之德性而不與人爭的結果,正是風水中得水為上的善地效應。

三、地得一以寧

《老子》第三十九章曰:“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候王得一以為天下貞,其致一也,天無以清將恐裂,地無以寧將恐發(廢),神無以靈將恐歇,谷無以盈將恐竭,萬物無以生將恐滅,候王無以貞將恐蹶。故貴以賤為本,高以下為基。是以候王自稱孤寡不谷,此以賤為本也。非乎?故致數輿無輿,不欲祿祿如玉,珞珞如石。”此章提出“得一”二字,這個“一”字是古人高度概括,用“數代”方式來形容“道”。很不易理解!《說文》曰:“一,惟初太始,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萬物。”《老子》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這里的數代學,是一為天,二為地,三為人,三才具而萬物生,萬物包括了人造器物在內。曾求己《青囊序》曰:“一生二兮二生三,三生萬物是玄關,山管山兮水管水,此是陰陽不待言。”這是風水文獻中的名句,就是源于《老子》無疑了。《天玉經》曰:“江東一卦從來吉,八神四個一。江西一卦排龍位,八神四個二。南北八神共一卦,端的應無差。二十四龍管三卦,莫與時師話,忽然知得便通仙,代代鼓駢闐。”這里說“忽然知得便通仙”,可見能“忽然知得”必然是一個簡單易明而不復雜的秘密。“鼓駢闐”,是喧嘩熱鬧,車馬盈門,上門聘請之眾多的描寫。《天玉經》是風水經典,也是難于讀懂的文章。“江東一卦從來吉,八神四個一”之句中,終結為一個“一”字,同時是“從來吉”,也意味著是有吉無兇,與《老子》“地得一以寧”中的“一”字,是否一致呢?《天玉經》注家不少,難于讀懂。多是以天玉注我,而不是我注天玉。多是隨文敷衍,難道真是不敢洩漏天機嗎?

《青囊序》曰:“先天羅經十二支,后天再分干與維,八干四維輔支位,子母公孫同此推”。羅經二十四山是各家通用的測量山水唯一傳承的工具。又說:“二十四山分順逆,共成四十有八局,五行即在此中分,祖宗卻從陰陽出,陽從左邊團團轉,陰從右邊轉相通,有人識得陰陽者,何愁大地不相逢。”可見二十四山是風水應用之本,其它模式是后來風水家的發明。鮮明是用團團轉,而不是以九宮飛。

蔣大鴻《地理辨正》,“《天玉內傳》即《青囊奧語》挨星五行玄空大卦之理,楊公妙用止有一法,更無二門。”也不見他對二書方法相同的論證。《青囊奧語》“二十四山分五行,知得榮枯死與生”,二十四山的具體名詞多有應用。而“卦”字僅有“明倒杖,卦坐陰陽何必想。”出現過一次。《天玉經》中“卦”字出現一二十次之多,必在羅經之外另有卦象模式之結合應用。

蔣大鴻曰:“江東一卦者,卦起于西,所謂江西龍去望江東,故曰江東也。八神即八卦之中,經四位而起父母,故曰八神四個。言八神之中歷四位也。一者,此一卦只管一卦之事,不能兼通他卦也。

江西一卦者,卦起于東,反而言之,即謂江東龍去望江西亦可,故曰江西也。亦于八卦之中,經四位而起父母。故亦曰八神四個二者,此一卦兼管二卦之事,而不能全收三卦也。此如坎至巽乃第四位,巽至兌亦第四位,八卦之中,各經四卦,故曰八神四個也。

南北八神者,乃江北一卦。所謂江南龍來江北望也。不云四個者,此卦突然自起,不經位數,與東西兩卦不同也。八神共一卦者,此卦包含三卦,總該八神,又非八神四個二之比也。

夫此東西南北三卦,有一卦止得一卦之用者,有一卦兼得二卦之用者。有一卦盡得三卦之用者,此謂玄空大卦秘密寶藏,非真傳正授斷不能洞悉其妙者也。“以上是蔣大鴻之注。

解者用三元學解之,即甲庚壬丙配辰戍丑未為地元,一卦只得一卦之用,不與父母同行,稱為逆子。名曰江東卦,叫做“四個一”。

乙辛丁癸配寅申已亥為人元,一卦兼得二卦之用者,與父母同行,稱為順子。名曰江西卦,叫做“四個二”。

子午卯酉配乾坤艮巽為父母卦,沒有命名叫什么卦?和幾個幾?為什么不說“南北八神共一卦,八神四個三呢?”

細讀經文,對蔣公之注也很難懂。“八神”,江東江西南北,明文三個“八神”豈非是經文中的二十四山所配有二十四星神乎?“帝釋一神定縣府,紫微同八武。”明將帝釋稱一“神”是其證。“四個”與“經四位”顯然位與個之意不同?蔣例按九宮“經四位起父母”,則自然組成:一四七、二五八、三六九三般卦者,與一二三上元,四五六中元,七八九下元相結合,或一四七配天元,二五八配人元,三六九配地元,《黃金屋》、《玉函通秘》中有詳論。是否與《天玉經》一致?

《老子》“地得一以寧”,是否即是山水環境與元運得到統一,居住其間自然安靜適宜呢?

四、知雄守雌

郭璞《葬書》曰:“夫葬,以左為青龍,右為白虎,前為朱雀,后為玄武。玄武垂頭,朱雀翔舞,青龍蜿蜒,白虎馴俯,形勢反此,法當破死。”可知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龍右白虎,來自天文星象二十八宿,雖只言四方,實際八方在內。是以我為定位,而非自然之方位也。此是風水家基本常識,亦最難吃透者。《青囊序》曰:“楊公養老看雌雄,天下諸書對不同。”重點提出“雌雄”二字,可知是畫龍點睛之言。《青囊奧語》曰:“雌與雄,交會合玄空,雄與雌,玄空卦內推,山與水雖要明此理,水與山禍福盡相關。”可知山水即雌雄之理有明文示知也。蔣大鴻《平砂玉尺辨偽總論》曰:“地理之道,若確見雌雄交媾之處,則千卷青囊皆可付之祖龍矣!(祖龍指秦始皇焚書典故)。斯理甚秘,而實在目前!若一指明,觸目可觀,然斷不從五行生旺墓上討消息也”。“目前”豈非“前朱雀”乎?

《老子》曰:“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谿(溪)。為天下谿(溪),常德不離,復歸于嬰兒”。《說文》“谿,山瀆,無所通者”。可見此處是以水為陽主動為雄,故曰“知其雄。”以山脈為陰主靜為雌。谿,是水之流注容歸處。“常德不離”者,即山水不斷交會而不分離,自然產生出不斷的生氣。“復歸于嬰兒”者,嬰兒是男女媾精所得的生命體。這里是借用嬰兒形容雌雄即山水交會所產生出的生氣。也是“一陰一陽之謂道”的原理。曾求己《青囊序》曰:“朱雀發源生旺氣,一一講說開愚蒙,識得陰陽玄妙理,知其衰旺生與死”。朱雀生旺氣何來?蔣大鴻說:“斷不從五行生旺墓上討消息”。這是雌雄交媾,為“地之得一以寧”乎?

五、結束

《老子》提出“居善地”。這是明確的風水內容。“上善若水”也明顯是風水寶地條件之重點。“地得一以寧”更是高度概括了風水理論。“知其雄,守其雌”最是風水關鍵的奧秘。至于“蓋聞善攝生者,陸行不遇兕虎,入軍不被甲兵,兕無所投其角,虎無所措其爪,兵無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無死地。”很像奇門風水之秘。是指導行為,不入“死地”。既非固定的“陽宅”,也非固定的“陰宅”,正是靈活多變,又如影隨形,古巳有之。可見法不離“地”,而有“死地”之名。還需要進一步探索,可否命名為“攝生風水”或“行為風水”?

 

發布時間:2012-11-28 編輯:劉綏
手机千炮捕鱼下分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