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人陳建與史書《皇明通紀》
  《皇明通紀》,簡稱《通紀》,是明朝嘉靖時代著名廣東籍史家陳建(1497~1567)撰作的一部明史專著,它上起元末至正十一年農民起義爆發,下迄明武宗正德末年(1351-1522),是中國歷史上第一部編年體明代通史著作。

  東莞人陳建與史書《皇明通紀》

  從古到今,文人墨客大都喜歡用文學藝術的形式記錄和反應時代更迭背后的風花雪月,但對于歷史和哲學,往往少有人關注和切入。陳建就是少數人當中的一位。

  皇明通紀中華書局出版

  明代中期是一個社會矛盾逐漸顯露,危機四伏的時代。陳建身上既有明代文人墨客身上的低調與堅守,同時又充滿對世界的悲憫情懷,他感慨祖宗朝的盛況,擔憂當下的危機,在明清小說風靡大街小巷之時,他依然堅守自己枯燥的史學研究,希望通過記述歷史喚起人們對現實的關注,找到解決危機的辦法。

  放棄主流,不僅需要勇氣,更考驗一個人的智慧和定力。作為明朝中期的一名底層官僚,他在擔任知縣的過程中,對人間世相可謂了如指掌。正是基于這樣一種大背景下,陳建的《皇明通紀》才得以問世。

  據記載,陳建在很小的時候就對歷史產生濃厚的興趣,他通覽很多野史和民間故事,這為他后來創作《皇明通紀》等史學著作奠定了基礎。在創作《皇明通紀》之前,他反復閱讀《龍飛紀略》,但始終覺得不滿意,于是在《龍飛紀略》的基礎上進行增刪添補,編成《皇明啟運錄》,得到好友、廣東學者黃佐贊賞。他鼓勵陳建效法東漢的荀悅,把書續寫到正德朝(1506-1521),形成“昭代不刊之典”。陳建接受建議,隨后大量搜索材料,沒日沒夜的投入到續寫工作中。經過幾年努力,終于完成續寫與修訂,最終,陳建將它與《皇明啟運錄》合編,命名為后來的《皇明通紀》。

  皇明通紀

  《皇明通紀》在明世宗嘉靖三十四年(1555)出版發行,憑借著“文順義明”、“頗多直筆”等特點風靡于世。然而,在陳建死后不久,明穆宗隆慶五年(1571),有人上書皇帝告發陳建以私人的名義修改國史,認為明朝歷代帝王的實錄都是經由儒臣纂修,封存于秘府。

  陳建只不過是一介草莽,擅自修改國史,犯了自用自專之罪。對于朝廷來說,陳建所居之地隔皇城一萬多里,憑一己之見,評判歷代賢士的優缺點,迷惑、擾亂民眾的視聽,如果不予禁止,定然危害社會。因此,《皇明通紀》遭到朝廷禁毀。

  但朝廷的這一舉措,不僅沒能禁止《皇明通紀》,反而為陳建、為《皇明通紀》做了免費的宣傳推廣,民眾的好奇心反而被激發,人們更想一睹為快,《皇明通紀》在國內大為傳誦。為了順應市場,滿足讀書人的需要,書商們紛紛翻刻,一些士子又作補訂、續修,甚至朝鮮、日本也有刻印,于是《皇明通紀》在坊間的流行版本無法估計,它的影響進一步擴大,被推為明朝“典故權輿”,《皇明通紀》在朝鮮影響深遠。

  一部史書,竟然如通俗讀物一樣廣受歡迎,引發如此多民眾的熱情關注,社會影響如此之大,這在歷史上是極少見的。

  有學者認為,陳建是懷著經世致用的目的,以敘議結合的方法編撰《皇明通紀》的。他詳細記述明朝開國建制、政治得失、邊疆地理、朝中政事等有關重大事件,并征引當時諸家議論,適時發表自己的看法。這種別開生面的敘述手法,讓讀者既能把握明朝歷史的發展進程,對相關問題又可形成一定的看法,與明朝士子們應舉試的程式相近,還能為明朝士子科舉考試時務策提供參考資料及答題技巧、方法,再加上該書結構簡明,語言清新,可讀性強,因而深受歡迎,對當時影響深遠。

  “五百年來誰著史,三千里地覓封侯”,從李鴻章這句詩中,不難品出歷史對人類發展帶來的重要意義。

  后人評論說:“粵東有陳獻章,世稱新會之學;有湛若水,稱增城之學;至建書出,稱東莞之學。”陳建以著書立說揚名,以著書立說影響他人,成為了新時代下東莞人學習的典范。

  ——鏈接

  ?《通紀》它產生于危機四伏的嘉靖中葉,并以救危面目出現。《通紀》比較真實地展示了明朝政治演變軌跡,能引導讀者關注國家存在的社會問題。《通紀》出版后,受到了社會的普遍歡迎。用《萬歷武功錄》作者瞿九思(1545-1615)在嘉靖三十九年(1560)說的話,“國家聾瞽,至是始有目有耳”。意思是說,人們對于本朝歷史,原來如同瞎子聾子,一無所知;直到讀了《通紀》后,才仿佛有耳朵眼睛。晚明學人沈德符說:“向來俗儒淺學,多剽其略以夸博洽,不一而足”。由此可見《通紀》在當代史“書荒”年代的獨特影響。

  ?《通紀》首刊于廣東,很快向北滲透。到了嘉靖后期,大約遍布了浙江、江西、福建、湖廣、南直隸等長江以南地區。陳建死后四年的隆慶五年(1571)九月,工科給事中李貴和上書皇帝,告發了《通紀》,穆宗同意了禮部的決議,《通紀》原板被毀。禁書越禁名聲越大,這也是規律性現象。《通紀》成為禁書后,實際上由政府出面做了一次免費廣告,引起了全國人更為廣泛的注意。萬歷以后,復有重刻及續補。經由書商的市場操作,銷售力度顯然更大,于是,《通紀》的影響面進一步擴大。陳建《通紀》作為第一部敘事型明代編年史,出手就不凡,“通紀熱”曾影響了晚明史壇近百年。

  ?至于原版的命運,自隆慶五年(1571)通紀板遭禁毀以來,原版流傳甚少,目前僅有一部原汁原味的嘉靖原刻足本存世,本書(如圖)即據此整理而成。《通紀》以單刻本形式整理出版,這在出版界是第一次。《通紀》的學術價值、閱讀價值巨大,是圖書館必藏、明史愛好者必備史學名著。
編輯:林偉杰
手机千炮捕鱼下分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