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雜談分類:民間文學 | 傳統音樂 | 傳統舞蹈 | 傳統戲劇 | 曲藝 | 雜技 | 傳統美術 | 傳統技藝 | 生產商貿習俗 | 消費習俗 | 人生禮儀 | 歲時節令 | 民間信俗 | 民間知識 | 傳統體育、游藝與競技| 傳統醫藥 | 其他

龍門縣永漢鎮“上燈”文化節淺談

來源:龍門縣永漢鎮文化站
瀏覽量:27872
時間:2014-02-25

客家文化博大精深。其中,“上燈”文化是客家民俗之一。它以“添丁”為中心,以“燈”的形式而展開的祭祖、慰祖活動。上燈活動十分隆重,春節期間,凡在上年添丁的人家都要在祠堂里吊一盞大花燈,而且要舉行“上燈”、“暖燈”等儀式。其間戶主抱著去年出生的男嬰先向列祖列宗參拜,接著參拜長輩,長輩給“利是”表示祝愿,完畢后全族人開懷大飲。吃過燈酒,男嬰就算正式加入宗族行列,將名字注入族譜。

一、古宅上燈,源遠流長

龍門縣永漢鎮的上燈儀式,一般都在古宅進行,這更障顯古風民俗的淳厚釅濃,源遠流長。

(一)鶴湖圍既是省級古村落,又是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始建于清代同治二年(1863),是龍門縣現存建筑建造最早保存最完好的古村落。祠堂三進,中堂正廳上懸掛木匾“樹槐堂”楷體字。據《宋史》記載,鶴湖王氏先祖王佑為勉勵子孫立志求進,以槐樹象征淵博的學問和崇高的地位,在庭院中手植三株槐樹。樹槐即樹人,“樹槐堂”三字,寄寓了祖先對后代成材的殷切期望,也反映了客家人耕讀傳家的文化傳統。從歷史深處走來的鶴湖圍,不僅雄渾壯麗,更蘊含厚重的文化,盡顯歲月的滄桑。遷徙,漂泊,流離,拓荒,定居……上燈儀式,就在鶴湖圍的傳奇中進行,在一曲吟唱了一百多年的老歌中進行。每年的農歷正月十三是鶴湖村的“上燈節”,為村里新出生的小孩擺酒慶賀,同宗祠的村民,集中在宗族祠堂,接花燈、上燈火、祭祖先、請舞獅隊助威助陣,懸掛花燈祈福。

(二)官田村王屋古建筑文祐王公祠,是第三批省級古村落,四進四合院式布局,堂正中掛一塊木匾“世德堂”。祠堂旁有文筆塔,上刻“鐘奇毓秀”、“經緯乾坤”。官田村2013年添了8個男丁,上午十點,8戶人家抱著男寶寶,背著祭祀的禮品,有雞以及一些吉祥造型的油煎食品。上燈的隊伍一路要在各個不同的地方致禮。首先他們祭祀的地方便是文筆塔,文筆塔供奉的是土地神、文武帝和文曲星。除了土地神、文武帝和文曲星,還有觀音娘娘和列祖列宗以及古院落里的功名石碑。每到一處,必點燈芯、臘燭、燒紙、鳴炮,全套程序下來得四五個小時。

二、寓意添丁,世代傳承

上燈,主要是由3個大小不同的花燈構成的圓形花燈,花燈的竹篾間還要貼上圓形的紙片。大小不一連成串的圓形花燈,寓意著父帶子,子帶孫,子子孫孫傳承下去。每年村民兒子出生后在自己的祖祠吊燈(丁),生男孩稱為添丁。在嶺南方言中,“添丁”與“添燈”諧音,“添燈”便具有了特別的寓意與祝福,家里添了男丁,過年時就要點花燈為孩子祈福,希望家族百子千孫,人丁興旺。“添燈”也就演變為濃郁的傳統習俗了。如今,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很多地方點花燈的習俗逐漸淡化了,而四面環山中間盆地的永漢鎮將這一民俗完好地保留了下來。

龍門縣永漢鎮當地的風俗,一般是當年生了男孩的人家才到祠堂掛花燈。本地燈或客家燈一般掛在祠堂里,伯公燈就由村民隨意掛在村子里的伯公廟或村子里的大榕樹下。因為只有生了男孩的人家才能掛燈,有些暫時沒有男孩或想生男孩的人家,就想方設法去“偷燈”掛放在祠堂里的花燈不敢“偷”,就去“偷”掛在伯公廟或大榕樹下的伯公燈,并將“偷”來的伯公燈掛在家里,祈求來年能生個男孩。求子是傳宗接代的需要,這種方式雖是違科學的,但它的確能能使一些人得到一點心理滿足。客家人重視講彩頭,作為精神上的慰藉和鼓勵,反映人們良好的愿望與欲求。現今為家里添燈亦有期盼寓意“添丁”的美意。家人朋友結婚或有新生兒,親朋或會選擇花燈相贈,寓意新婚早日添丁。

三、扎燈制作,成就手藝

(一)花燈類型:永漢的花燈約有3種類型:一種是被當地村民稱為本地燈的圓形花燈,一種是被稱為客家燈的方形花燈,還有一種被稱為伯公燈的小花燈。圓形花燈最大,全部組合好的圓形花燈,高約5米、寬約1.2米;方形燈高約2米、寬約1米;伯公燈最小巧,高約30厘米。

(二)扎燈過程:扎燈的細節頗有技術含量。如開篾,一定要開到兩毫米厚,減一分易折,多一分易崩;裱糊花燈周身的圖案,就更講究,先用模子雕出觀音送子、狀元郎等圖案,然后用上好的顏料油印出來。什么樣的燈才算檢驗過關?燈扎好后,制燈人將其拋到高空,掉下來不散架,這才算合格產品了。手工扎花燈,費時費力,工序復雜,過年時才有市場,需要扎燈人耗得起時間和精力,因此,很多地方的這門手藝漸行漸遠,幾乎沒有年輕人原意學它了。但永漢鎮的村民們樂意做這個手工活,反正自家山里有的是老竹子,手藝也是現成的,爛熟的,大家聚在一起做花燈,說說笑笑間,手頭的活就出來了。因為這里的花燈很出名,每年都有不少外地或本地的村民來訂做花燈。

(二)花燈意義:源遠流長。因了添丁習俗,成就了一批手藝人。花燈,稱得上是典型的民俗工藝美術作品;扎燈、觀燈、因燈而舉行各種儀式。而說起花燈的意味之古拙,上燈、點燈、祭祀、慶賀等一系列儀式之繁復之完整之講究,當屬廣東惠州龍門縣永漢鎮鶴湖村虎頭村。在廣東省首屆花燈文化節暨2012第三屆洪梅花燈節上,龍門傳統花燈傳承人何廖福的參賽作品皆獲金獎。傳統的龍門花燈已有300多年歷史,做工考究,且為全手工制作。我們看到了獲金獎的那盞花燈,五顏六色,鄉土氣息,巧手天然,古風翩翩。金獎得主之一何廖福說,得獎的這盞燈只是從村子里制作的100多盞花燈中隨意提出來的,沒想到就獲獎了。隨意拿一盞花燈就能獲獎,看來村民們手藝不俗。村民們很多人家祖祖輩輩都做花燈。

四、注入新的時代元素和人文意義

在新的時代,“上燈”文化注入新的元素。即:呼朋喚友,大擺宴席,海吃海喝,派對狂歡。究其實,“上燈”除了吃喝之外,它的終極意義是“和諧”,吃吃喝喝是形式,溝通感情,融洽關系,互通有無,禮尚往來等等才是實質。

(一)“上燈”是一個平臺。

鄰里街坊,親戚朋友,平日各自忙活去了,難得碰面,更難得在一起敘聊,趁著過年,都回來了,大家聚在一起,于推杯換盞間,不覺就交流了生產經驗、致富心得,不覺就溝通了感情,消除了芥蒂。這一天,家家搬來桌椅板凳,不分貧富貴賤,歡聚一堂,喜氣洋洋,還有什么比這種氛圍更好的呢?似乎大家想象中的“共產主義”也不過如此!“上燈”,成了構建和諧社會、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的一個很好的平臺。

(二)“上燈”是一個土特產展銷會。

在自家門前擺攤賣土特產,這種感覺非常好,便捷又自豪。“上燈”這天,到處都是擺賣的攤檔,土特產應有盡有,人們宛如到了農村的圩日。年過六旬的葉婆婆在自家門前擺起了小攤,賣地道的豆腐花。她說,以前她要挑著豆腐和豆腐花去其他村子去賣,但現在,在自家門口就能有不錯的銷量。今年二月初二嘉義莊做棚節上,她自制的100多碗豆腐花全部賣光,后來很多游客想吃都買不到了。更為醒目的是,擺賣農民畫的墻頭掛得琳瑯滿目,“豐收之歌”、“和諧山村”、“桃源山莊”、“太平盛事”、“梅竹情深”……還有書家在當場揮毫。這真是:古村致富振民魂,盛世崇文興國粹。

(三)上燈”是一個鄉村狂歡節。

古宅的前坪,搭起了一個大竹棚,村子里專門請來一個甚至多個粵劇團,連唱3天或數天粵劇,讓村民一飽眼福。舞臺上,演員們纏綿入戲,舞臺下,村民們癡情入迷,非常謀殺眼球。

(四)“上燈”是一個敬老日。

每當“做棚”,村里的晚輩們都回來了,無論百里開外,還是千里迢迢,在外撈世界的兒子,嫁出去的女兒,都會拖家帶口地趕回來,圍攏在爺爺奶奶阿爸阿媽膝下,禮物擺了一屋子,噓寒問暖滿心窩。更有意義的是,80歲以上的阿婆阿公會被隆重請上“做棚”的長者席呢。已經高壽91歲的李阿婆好笑得不見牙,她在王屋古宅里住了73年了,宅子老房子大就盼熱鬧啊。

(五)“上燈”成為特色旅游熱點。

龍門的旅游熱讓珠三角游客成為“做棚”的新角色,八方游客陸續參與其中。王屋村現有800多村民,2013年2月22日“上燈”那天,村子里“嘩啦啦”涌進數千人,等于平均每戶村民有60余位客人。除了村民們的親戚外,還有來自深圳、廣州、東莞、增城等地的一些“冒充”親戚的驢友和自駕游客,多輛小汽車齊刷刷停在古宅池塘邊,煞是壯觀。好客的村民們拿出年桔、米餅招待游客,還與游客交換電話號碼。游客們說,這個風俗不僅是“上燈”活動也給城鄉青年男女提供了結緣的機會,以后還有可能“城鄉做親家”呢。

(六)上燈”能有效地抑制聚賭等不良風氣。

過年之后的正月,農閑,手中又有幾個小錢,農村的聚賭非常嚴重,甚至可以說全國每一個角落都一樣,聚賭的一群,圍觀的更多,男女老少無一例外。而龍門縣永漢鎮近年的“上燈”熱,讓村民們的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得到了提升。朋友多了路好走,于開拓視野,提升境界,創意致富等等都有裨益。

結語:總之,“上燈”的具體內容根據時代的發展不斷演變,由最初的與遠方的親戚朋友、外嫁的女兒等相聚,后來慢慢地增添唱戲文、看電影、舞獅、球賽、婦女廣場舞等村民表演、交流致富經等內容,還成為了村鎮的推介會,成為了一個構建和諧社會、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的平臺。永漢鎮的“上燈”風俗對城市人有很大的吸引力,以此豐富旅游路線,旅游能給農戶帶來很大效益。古村落,有較高的歷史、文化、藝術價值,后人在古宅子里舉行“上燈”活動,更是添加了一道有著悠久歷史的人文景觀,這是它的深層意義,無疑,它還是“文明鄉鎮”、“最美鄉鎮”的標簽,鄉情濃郁,其樂融融,民風古樸,一派祥和……

 

編輯:梁少歡

手机千炮捕鱼下分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