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雜談分類:民間文學 | 傳統音樂 | 傳統舞蹈 | 傳統戲劇 | 曲藝 | 雜技 | 傳統美術 | 傳統技藝 | 生產商貿習俗 | 消費習俗 | 人生禮儀 | 歲時節令 | 民間信俗 | 民間知識 | 傳統體育、游藝與競技| 傳統醫藥 | 其他

桃花源成“烏托邦”

來源:中國新聞網
瀏覽量:9945
時間:2015-04-08
前天,平谷桃花節正式開幕。4月的北京,正是春光融融桃花盛開的好時節,在您踏春賞花放飛心情的好興致里,也不妨來讀一讀關于桃、桃樹和桃花的故事。

令國人鐘情的“桃文化”

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

有我可愛的家鄉。

桃樹倒映在明凈的水面,

桃林環抱著秀麗的村莊。

……

這是一首人們耳熟能詳的歌曲,據說在春晚的舞臺上,出鏡率僅次于《難忘今宵》。

不知你是否想過—詞作者為什么要把家鄉設置在“桃花盛開的地方”?如果換一個花的品種,這首歌是否還能擁有現在的意境和韻味?

也許你認為這樣的問題過于穿鑿附會。不過,回顧桃、桃樹、桃花在中國幾千年文化積淀中的那些重要意象,你或許就會贊同,這樣提出問題是有道理的—與桃有關的形象,在中國人的心目中,一直有一種特別的情懷。

桃之夭夭 宜其室家

桃在中國典籍中,有一個華麗閃亮的出場,那就是在《詩經·周南》篇中,有一篇與桃有關的詩歌。歌詞是: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宜其家人。

這是一首賀婚詩,詩詞大意是:桃樹茂盛,花紅似火,果實累累,綠葉成蔭。預示著出嫁的姑娘,也會像桃樹那樣,給家庭帶來好運和幸福。

這是桃在中華文化中的第一個重要意象,它代表美麗賢淑的新娘,代表興旺和諧的家庭。很美好,很吉祥。

“仙桃”祈福避邪

中國先秦另一部重要典籍《山海經》中,記載了這樣一個為人熟知的故事:夸父與日逐走,道渴而死。棄其杖,化為鄧林。

鄧林就是桃林。不知是否與夸父的故事有關,桃木在中國文化中,一直帶有某種仙氣,可以起到避邪鎮妖的作用。

桃在先秦時代就被制作成各種避邪的器具,據說諸侯盟會要用桃木作為鎮物。

桃符是歷史悠久的華夏民俗文化。古人在辭舊迎新之際,用桃木板分別寫上“神荼”、“郁壘”二神的名字,懸掛、嵌綴于門首,意在祈福避禍。

據說,至今在一些文化落后的農村,還有用桃枝抽打昏迷之人的“療法”,其用意自然是“趕鬼”。如果家中有病人,則在日落之時將桃枝插在門口,其作用也是想在“陰氣”來臨之際,通過桃枝繼續得到“陽氣”的護持。

在一些地方的民俗中,仍將桃核雕刻成各種小動物形狀,然后串成手鐲,戴在還不會奔跑的小孩手上,以為這樣,小孩便可避免“被鬼拉走”。

桃的仙氣,在《西游記》王母娘娘的“蟠桃宴”中有最好的體現。國人甚至直接把桃稱呼為—仙桃。

桃花源“烏托邦”

東晉末年,陶淵明創作的不朽作品《桃花源記》,更讓桃在中國文化中,成為了世外樂土的標志。

“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從那以后,桃花源就成了中國人心目中的“烏托邦”,給后來的人們帶來無盡的美好想象。比如宋人謝枋得就寫下了這樣的詩句:“尋得桃源好避秦,桃紅又是一年春。花飛莫遣隨流水,怕有漁郎來問津。”

引申開來,桃的形象更成了一種追求精神自由和超脫的象征。明代才子唐伯虎的《桃花庵》一詩,把這一點表現得淋漓盡致:“桃花塢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還來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復日,花落花開年復年。但愿老死花酒間,不愿鞠躬車馬前……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見五陵豪杰墓,無花無酒鋤作田。”

借“桃李”喻品德

古人用植物比喻人才、人品時,多鐘情于桃、李。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意思是說,桃樹、李樹不招引人,但因它們有花和果實,人們在它們下面走來走去,就走成了一條小路。比喻人只要有良好的品德,就能感召別人。

桃李常指培養的后輩或所教的學生。據說這個典故的來源是,唐代狄仁杰門生眾多,向武則天推薦將相多人,有人就向狄仁杰說道:“天下桃李,悉在公門矣。”唐代詩人白居易也有這樣的詩句:“令公桃李滿天下,何用堂前更種花?”“桃李滿天下”也就成了今天常用的一句俗語了。

紫陌紅塵拂面來

桃花是絢麗的,繁盛的,也有人把它看作是輕狂得勢的象征。這個意象在唐代大詩人劉禹錫的兩首桃花詩中得到最著名的表現。

劉禹錫因參與王叔文、柳宗元等人的革新活動,被貶郎州(今湖南省常德市)司馬,10年后,被朝廷“以恩召還”,回到長安。這年春天,他去京郊玄都觀賞桃花,寫下了《玄都觀桃花》:“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觀里桃千樹,盡是劉郎去后栽!”

這里的“桃千樹”,就是劉禹錫眼中的得勢小人。因為詩中“語涉譏刺”,他再度遭貶,一去就是12年。12年后,詩人重返故地,寫下了《再游玄都觀》:“百畝庭中半是苔,桃花凈盡菜花開。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劉郎今又來!”

好一個倔犟的劉郎!

投我以木桃  報之以瓊瑤

在《詩經》中,桃還是友誼和愛情的象征。《詩經·衛風》篇中說:“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匪報也,永以為好也。”在這里,桃是恒久友誼或愛情的信物。

“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唐代詩人李白的千古名句,更加強了桃花的友誼象征意義。

桃的道德象征意義得到進一步的提升,得益于《三國演義》中劉關張在張飛宅后的“桃園”結義。此后,桃更獲得了儒家倫理系統中忠、信、義的內涵。

桃的另一個美好意義,在中國人祝壽常用的“壽桃”里,這時候,桃是長壽的符號。

桃花情“桃花運”

桃象征美好,象征友誼和愛情,更進一步,它還有了點風流韻事的味道。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這是唐代詩人崔護寫的一首詩《題都城南莊》。《唐詩紀事》還就此演繹了一段故事:“護舉進士不第,清明獨游都城南,得村居,花木叢萃。扣門久,有女子自門隙問之。對曰:‘尋春獨行,酒渴求飲。’女子啟關,以盂水至。獨倚小桃斜柯佇立,而意屬殊厚。崔辭起,送至門,如不勝情而入。后絕不復至。及來歲清明,徑往尋之,門庭如故,而已扃鎖之。因題‘去年今日此門中’詩于其左扉。”

故事真偽難以考證,而詩人在詩中表達的情愫卻是一目了然。

不知是否和崔護的詩有關,在世人半帶戲謔的話語中,更把遭遇愛情稱作是交了“桃花運”。

“紅顏薄命”是桃花

盛開的桃花是春天的象征,所以春水被美稱為“桃花水”、“桃花汛”、“桃花浪”。

桃花是絢麗的,桃花也是短暫的。明末清初文藝評論家李漁在《閑情偶寄》中就發出了這樣的感嘆:“色之極媚者莫過于桃,而壽之極短者亦莫過于桃,紅顏薄命之說,單為此種。”

《紅樓夢》中林黛玉的《葬花吟》,更把桃花的悲劇命運,推向極致:

“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飄泊難尋覓。……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桃,桃木,桃花,古往今來,中國人的多少情懷寄寓在你身上!

編輯:梁少歡

手机千炮捕鱼下分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