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良性劇種生態,展現廣東地方戲劇魅力
編者按:“2019廣東省藝術院團演出季”已于今年9月拉開序幕,其中,廣東省文化和旅游廳籌備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專題創作計劃”推出了5部地方戲劇作品,潮劇《許包野》、白字戲《彭湃之母》、客家山歌劇《白鷺村氣象》、潮劇《韓江紙影人》和廣東漢劇《酒鄉紀事》連續上演。

“2019廣東省藝術院團演出季”已于今年9月拉開序幕,其中,廣東省文化和旅游廳籌備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專題創作計劃”推出了5部地方戲劇作品,潮劇《許包野》、白字戲《彭湃之母》、客家山歌劇《白鷺村氣象》、潮劇《韓江紙影人》和廣東漢劇《酒鄉紀事》連續上演。

這些作品在戲劇品種上,覆蓋了廣府、潮汕和客家三大地域,廣東特色鮮明;劇情內容橫跨近現代至當代,既有革命先烈的英勇事跡,也有普通大眾的日常生活:《彭湃之母》演繹了中國現代農民革命運動先驅彭湃烈士的母親周鳳理解、支持兒子的政治理想并投身革命洪流,在親人連續犧牲的慘烈打擊下仍不忘初心的感人事跡和人生經歷;《許包野》講述了風起云涌的20世紀二三十年代,主人公許包野如何與敵人斗智斗勇、堅守信念,不懼個人犧牲,建立黨組織、擴大黨的隊伍的精彩故事;《韓江紙影人》聚焦潮州1949年、20世紀60年代“破四舊”、改革開放等三個重要歷史時期,再現兩個潮州紙影戲班之間一段長達幾十年的恩怨情仇;《白鷺村氣象》以兩姐妹“家破人亡”的緊張時刻作為開端,通過主人公的遭遇串起了小山村20年間的悲歡離合;《酒鄉紀事》以粵東客家地區的人文風俗為背景,展現了新時代酒鄉創業者的喜怒哀樂。這些劇目緊貼時代,如春風化雨一般,通過現代舞臺藝術,讓編導、演員和觀眾有了心靈的對話。主創們對戲劇懷有敬畏的赤子之心,用精彩的故事、生動的人物去感染人。五個戲劇作品相映成趣,共同描繪出具有廣東特色的時代文化氛圍,得到了省內外專家和現場觀眾的好評。

為珍稀劇種傳承搭建高規格平臺

地方戲曲要長久地、有生命力地發展下去,劇種和劇團所依據的文化生態至關重要。這種劇種生態不僅與當地戲曲市場、文化氛圍息息相關,而且也與劇種所在地區是否重視、是否為其構建一個良好的演劇格局有著不可分割的關系。

白字戲既是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又是珍稀戲曲劇種之一。隨著社會的發展,珍稀劇種從舊時的私人戲班發展成現代劇團,但也面臨演出市場萎縮、藝人流失的困境。近年來,在社會各界的重視和支持下,各個珍稀劇種逐漸走出低谷。以廣東本地為例,在省文化和旅游廳的“牽線”下,劇作家和院團獲得良好互動,珍稀劇種的技藝傳承獲得了較高的平臺。

《彭湃之母》的劇本入選國家文旅部劇本扶持工程項目,是全國15個獲此殊榮的劇本之一。廣東省文化和旅游廳決定用彭湃家鄉的劇種——白字戲來塑造革命英雄及其母親的形象。海豐縣白字戲劇團是一個縣級劇團,他們與頂尖的編劇、導演、音樂總監齊心協力,將白字戲這一珍稀劇種,用《彭湃之母》這一好本子、借助“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專題創作計劃”這一高平臺進行推廣。這既是廣東省用藝術作品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之際向英烈致敬,也是廣東顯示充沛的戲曲文化自信、貫徹落實文化強省建設的一大表現。

用精當的藝術語言講述動人故事

藝術作品的生命來源于真實和個性,這兩點決定了它們能否經得起時間和觀眾的考驗。這些上演的作品扎根鄉土,選材親切,舞美清新,恰到好處地融入方言俗語,各種鮮明的廣東元素信手拈來,既生動有趣又能引人深思。

其中,潮劇《韓江紙影人》的主創隊伍基本都是本土戲劇新人,他們熟諳南粵特色,巧妙地將鐵枝木偶嵌套在潮劇之中,活靈活現地展現了潮汕民間斗戲的習俗。《韓江紙影人》一戲呈現兩種非遺成果,人偶同臺是一大亮點。

鐵枝木偶據傳由皮影戲演變而成,故潮汕人稱其為“紙影戲”。它是木偶戲中稀有的文化遺產,按照不同角色身份畫成人物的臉譜,進而鮮明地塑造戲曲人物。本劇新銳導演借助人偶“白奸紅忠”的兩個臉譜,對主人公內心戲的外化處理顯得極有特色——臉譜的呈現和切換,鮮活地表現了主人公之一玉來因斗戲失敗,通過賄賂暗害競爭對手賽寶的糊涂心機,又恰到好處地展現了他幡然醒悟,心懷愧疚救濟賽寶妻兒的人性本善。這部作品借助人偶,探討的是一個人在關鍵的時候走錯一步,恐怕需要用終生去救贖的問題,全劇充滿對人性的反思,區別于絕大多數的現代戲。

廣為流傳的作品除了思想深刻之外,語言貼切也十分重要。當一個角色的語言擊中了觀眾和其他角色內心的隱秘之處、激起了對方發自內心的震撼時,這樣心靈短兵相接的臺詞才飽含戲劇性。

《白鷺村氣象》一劇,起初小米和小麥姐妹之間的誤會多于相知、好勝壓過相愛、記恨掩蓋了深情。隨著劇情的發展,臺詞也隨之層層遞進。在山區困頓、“給豬肉叫爹”的年代,姐妹之間敵意重重;在招商引資、“給20萬叫阿婆”的現實中,兩姊妹的矛盾到達了白熱化的程度。但隨著誤會的消除,小米和小麥內心的柔情漸長。全劇語言地域特色濃烈、情節精彩,可望通過進一步的完善登上更大的舞臺。

挖掘地方文化資源,突出嶺南時代特色

廣東有豐富的紅色革命文化資源。革命題材潮劇《許包野》穩扎穩打,以革命先烈許包野事跡為原型,展現了許包野權衡親情、知己以及學術追求、救國理想的曲折人生。

《許包野》一劇緊緊抓住主人公出身富商家庭、珍惜名譽、熱愛學術,本可遠離危險的戰場,但卻選擇為貧苦民眾謀福利、不計較一己私名的事跡,情節設計環環相扣,生動地表現了瞬息萬變的革命戰場上,許包野、王全道過去是朋友、如今是死敵的微妙關系,許王二人關系的轉變頗具看點。

許包野的人物形象有血有肉,沒有不切實際的拔高與雕琢,但清楚地表現了共產主義精神、革命思想對學術精英潛移默化的影響。面對龐大的家族產業,許包野有延續榮光的責任;面對日漸年邁的雙親,他有為他們頤養天年的義務;面對知己的拳拳關心,他惺惺相惜、進退有度;面對畢生所學的數學事業,他有熱忱的鐘愛。對手的陷害使他背上難以洗刷的污名,自己終生所求毀于一旦,但他堅信黨和國家必定還他清白。《許包野》一劇在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情節中再現了主人公做出抉擇的情境,講述了嶺南先烈的信仰追求和忠肝赤膽的革命初心。

廣東也是展現時代風貌的熱土。《酒鄉紀事》呈現了濃郁的客家民系特色,以家庭倫理、愛情事業為載體,注重平常人的生活細節,以“酒品即人品,一個家庭就是一臺戲”為切口,關注新時代的人文倫理。平凡樸實的張金鳳在家庭變故中掙扎打拼,憑借堅韌的品質和善良的本性挽救親情、傳承祖業,豐滿的人物形象和細致入微的故事情節贏得觀眾陣陣掌聲。

社會生態與人生經歷好比土壤,戲劇藝術則是沃土上開出的繁花;好的戲劇作品扎根鄉土、反映時代,又見證了人生的春華秋實,滋養觀劇者的思想。好的戲劇作品不僅能帶給觀眾審美的愉悅,又能讓人觀照自身的生活,還可使人反思歷史與社會,更能展現當下的文化生態成果。“2019廣東省藝術院團演出季”這5部作品,其題材開發、審美追求、思想深度,既讓觀劇者有一口氣欣賞到多部好作品的酣暢淋漓之感,又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之際,為時代留下了具有廣東特色的戲劇藝術品。領略新時代南粵風采,廣東地方戲劇這邊風景獨好,未來令人期待。
編輯:梁少歡
手机千炮捕鱼下分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