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粵文化遺產視頻 雷州“高蹺龍”

郁南縣大方鎮沒有廟的廟會

來源:云浮日報
瀏覽量:2457
時間:2016-05-18

廟會盛況

炮架

 

每年的農歷二月初二,是郁南縣大方鎮具有悠久歷史的“二月二”廟會。是日上午9點多鐘,當地群眾自發組織的扮飾巡游隊伍,不約而同地沿著那條并不長的街道巡游,并以村為單位舉行“燒炮”等民俗活動,周邊地區的群眾也紛紛趕來湊熱鬧——這就是當地群眾沿襲了400多年的“廟會”。可奇怪的是,這里沒有被人們拜祭的廟宇,那么“廟會”是怎樣形成的呢?

“二月二”廟會的由來

相傳,唐朝末期,大風寨(今郁南縣大方鎮大方村)已有嚴、羅、黃、孔等幾姓人到此地拓荒生息。到元朝后期年間,陳、盧、謝三姓人也相繼遷來定居,三姓人義結金蘭,安居樂業,以耕、讀、經商為主。不久,他們有了一定的經濟基礎,共建金蘭小學(今大方中心校)。從此,他們和諧相處,共同教育后人,代代人才輩出,贏得不少人贊譽。

可是,當時大風寨還有瑤民踞山稱霸,賊寇占山為王,常常派遣匪徒下山掠奪民財,以致雞犬不寧。明朝初期,戚繼光派部下吳公帶領精兵來到大風寨駐扎,駐地在“軍營垌”(今大方鎮圩鎮中心地帶)。吳公為保平民百姓平安,率兵清剿賊寇,第一戰在安寧河壩(今大方鎮道班、桂皮廠一帶)與正在掠奪民財的瑤人賊寇交火,終因吳公年老體弱(70多歲),敗下陣來。為吸取教訓,勉勵士兵洗脫敗辱,將此地改名為“輸兵壩”。之后,吳公雖然組織多次反擊,但未獲勝仗,故抑郁成疾,病故此地。

吳公的兒子為給父親洗脫敗仗的屈辱,立即接過父業,重整旗鼓,在敵方疲憊不備之時突襲反攻。由于時間緊急,無法帶走父親遺軀,只好含淚讓吳公長眠于此。局勢平定后,陳、盧、謝等多姓群眾為紀念吳公父子清剿賊寇有功,在吳公墓地設立“迎恩社”(即功德社),并將農歷二月初二日定為“拜祭日”。每年的這天上午,周圍群眾就不約而同地攜帶煮熟的食物(如雞、豬肉等)來到社前拜祭。該拜祭活動的目的,一是紀念吳公的功德,二是周圍群眾可相互交流,增進友誼,有效地促進各行各業發展。

廟會的發展

大方鎮“二月二”廟會的發展,至今已有400多年的悠久歷史,其間,至少經歷了三大發展過程。

第一發展過程:原始簡單的拜祭。明朝初期,當地局勢剛剛平穩,百廢待興,生產力很落后,人民的生活水平很低。因此,在吃不飽、穿不暖的情況下,人們前來拜祭,一則祈求新年風調雨順、事事順風順水;二則祈求天下太平、人人安居樂業。其拜祭活動雖然人氣旺盛,但方法簡單,人們穿的只是平時穿的衣服,不作任何裝飾,帶來的也是普通的食物。在拜祭過程中,上完香、念完簡單的祈求詞之后,人們聊天的聊天,沒事的各自回家去。

第二發展過程:融入多種文化元素的拜祭。這段過程,屬于時間最長的過程。相傳,到了明朝中后期,隨著當地人口的增多,自給自足經濟的發展,加上產生了一些小商販,人們的活動范圍半徑也不斷擴大,視野不斷拓寬,逐漸引入了外面新的進步的東西,如燒紙錢、放鞭炮等。不久,又引入了“燒炮”這種集體民間活動。當地“燒炮”一般從上午10時開始,炮臺搭在村口廣闊、空曠的平地或田野上,用竹木架成,高低臨時決定。是日,鄰近的民眾從四面八方趕來,還有遠方的來客。“燒炮”的器具用生鐵鑄成,筒狀筍形,外有節環,高約7寸左右,筒內塞滿火藥,上面放置一個特制的鐵環,稱為“炮膽”(炮頭)。炮引點燃后,火炮“轟”的一聲把炮頭沖飛,飛到半空然后墜落地面。這時,人們就一擁而上,奮力拼搶,謂之“執炮”(實為搶炮)。頭炮之后還有二炮,“一炮丁,二炮財”,寓添丁發財之意。搶到炮者會行好運,而且還會得到作為彩頭的一筆豐厚的獎金。儀式后,搶到炮者把炮請回家去供奉。是夜,往往大擺筵席,以示慶賀。當然并非單純為了奪得彩頭,因為執炮者需要籌措下一年燒炮活動的經費,獎金不過是暫由執炮者代為保管一年時間,到時還得本利歸還。明末清初,隨著人們活動范圍的不斷擴大,各地廟會活動的相互交往,相繼增加了舞獅、八音、舞龍、扮色等巡游活動,男女老少均可參與。再后來,在巡游隊伍中,增加了抬燒豬、菩薩等,隊伍蔚為壯觀,屬巡游活動的旺盛時期。

第三發展過程:民間巡游活動與經濟發展相結合。據相關資料顯示,將進入清朝中期時,大方圩鎮隨著人口的逐漸增多,個體小商業隨之相應發展。因此,有的商人充分利用“二月二”廟會民間巡游人氣旺盛這大好時機,經商發點小財。于是,他們一大早就在小圩的鋪位擺放新奇的商品,或在人流密集的空地擺放人們常用的生活品,如竹帽、籮筐、鋤頭、鐮刀等等,使出渾身解數叫賣。從那時候起,今大方鎮圩鎮一年到頭人流最多的就是“二月二”這天。據當地老人回憶,大方“二月二”的知名度早就遠近聞名,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年正月初幾有親朋好友來走訪,臨走時叮囑的親友最關鍵的一句話是“‘二月二’又來啊!”因為那天,不但可觀看民間巡游,而且可見見熟人好友、聊聊天,買些需要的物品。到了民國期間,大方的圩鎮已有一定規模,有了固定的圩日,前來趕集的人們有來自周圍的寶珠、千官、通門、建城、歷洞、大全等地,致使并不寬闊的大方街道在“二月二”這天顯得更加擁擠,商品銷售更加活躍。

廟會的演變

2011年2月初,大方鎮委、鎮政府在上級有關部門的支持下,根據以往廟會的影響力,為把該廟會進一步做大做強,使之成為有效促進經濟增長的動力,由鎮黨政主要領導親自出面與廟會的主要組織者協調,將廟會辦成規模更大、規格更高的民間藝術節。該廟會主要組織者立即按照民間藝術節的有關要求進行部署,只用了20多天時間,以全新面目向廣大群眾展示的民間藝術節內容已做好了周密導演。

“二月二”這天上午9點多鐘,筆者應邀到該鎮參加民間藝術節。車剛進入街口,就瞧見街道人頭攢動,熱鬧非凡,長長的民間藝術巡游隊伍中,男女老少齊上陣,有醒獅隊、扮飾隊、舞龍隊、花燈隊等,也有抬食品的、抬飾物的等等,還有扮演古裝人物孫悟空、唐僧、豬八戒、沙僧等等……街道上,人氣旺盛,經商的商店、擺地攤的攤販,是全年最好生意的一天。該鎮屬于郁南縣南、北片相交的中部山區小鎮,群眾性民間藝術活動有如此規模,有點出人意料。更令人可喜的是,省農業廳等部門的有關領導,市、縣相當部分部門主要領導也出席藝術節。

就這樣,歷經400多年的廟會演變成了民間藝術節。

大方鎮的廟會演變成民間藝術節的作用,具體表現在:一是提升了當地的民間藝術文化品位。當今所說的民間藝術節,清朝末期之前統稱為廟會。過去,一般有一定規模的村莊都有廟會,每年在二、三月期間都有一天廟日。搞得好、規模大的話,全村人都有面子。因此,獨特的地方民間藝術節,對于挖掘、整理地方文化資源,提高地方文化品位,打造鄉村文化品牌具有不可估量的重要作用。二是提升民眾心理預期,增強地方的凝聚力。通過民間藝術節活動可以凝聚人心,鼓舞信心,增強群眾的主人翁意識和自豪感。三是吸引外地及周邊大量群眾前來趕集購物,帶動相關產業發展,還便于招商引資,促進投資增長。四是增進與周邊地區的民間藝術交流,引入新思維、新理念,改善地方軟環境。

編輯:張健

手机千炮捕鱼下分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