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項發掘成果顯示: 陜西石鼓山西周墓地主人系姜太公之女

“石鼓山墓地是商周時期一處重要的聚落遺址,其族屬有可能是古代的姜姓族群。”近日,陜西省文物鑒定研究中心主任尹夏清表示,經專家考證,石鼓山墓地主人的身份已基本確定,屬于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姜太公之女——邑姜。

 出土的青銅器

M4墓葬主人為女性

石鼓山西周墓地位于陜西省寶雞市渭濱區石嘴頭村。2012年,當地村民在開挖房屋地基時發現青銅器,立即報告文物部門。隨后開展的搶救性考古發掘,使一個埋藏了眾多珍貴青銅器的商末周初貴族墓葬群重見天日,其出土的289件青銅器,包括了罕見的青銅器“禁”和“高領袋足鬲”,被認為是我國商周考古的一次重要發現。2013年8月起,為進一步深入研究寶雞地區乃至關中地區商周考古學文化,陜西省考古研究院、寶雞市考古研究所以及渭濱區博物館聯合組建石鼓山考古隊,開展寶雞石鼓山西周墓地的考古發掘工作。

通過發掘,考古專家發現了目前石鼓山西周墓地中最大的一座墓葬。該墓葬呈長方形,深8米、寬約4米,為豎穴土壙墓,口小底大,約16.26平方米,棺室周圍有熟土或生土二層臺。屬于單人葬,頭向朝著地勢較高的方向,有東向、南向及西北向。葬具均為木質,隨葬品一般置于頭部附近的二層臺或壁龕內。

“M4墓中出土的刻有龍紋的四角青銅簠,目前除了故宮有一件傳世品之外,在西周早期墓葬中出土還屬首次,十分罕見。不僅如此,在該墓葬中還發現2012年在M3墓葬中出土的高領袋足鬲,由此可以推斷,墓主人的身份極其尊貴。”主持考古發掘的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王占奎表示,從出土的器物中可以看出,器形主要有鼎、壺、簋、罍、甗等,有著酒器少而食器多的特點,且未發現兵器,據此推測,該墓葬的主人很有可能是一位女性。

與M4相似的M3墓葬主人為姜族

M4墓的發掘,很容易讓人想到2012年在石鼓山發現的西周早期高等級貴族——戶氏家族的M3墓葬,現經專家考證,M4和M3兩座墓葬的形制、結構極其相似,應屬于同一墓葬群,墓主之間可能有密切關系。

在商周時代,族徽、日名(日名,是古代活著的人對過世人的稱謂,一般是天干字前加上親屬的稱謂,在商代最為流行)是殷商青銅器的主要標志之一,有著族徽、日名或二者皆有的青銅器,其族屬一般屬于殷商系統。在M3墓中出土的31件青銅禮器中,有16件發現有銘文,涉及的族徽有萬、戶、冉等。據《史記·夏本紀》中記載,夏禹之后姒姓有“有扈氏”,有專家據此推測,“戶”當為“扈”,而“有扈氏”的后代蒲姓出自姒姓,世襲為西羌的酋長,因此,“有扈氏”應當與羌(姜)族存在密切聯系。

M3墓中曾出土一件略有破損的“中臣鼎”,根據鼎上刻有的銘文,著名考古學家李學勤在其撰寫的《石鼓山三號墓器銘選釋》中指出:銘文內容應解釋為“中臣尊鼎,帝后”。李學勤表示,“帝后”一詞曾見于1976年陜西省扶風縣出土的庚姬尊、卣。按照商周禮制,已故的王稱“帝”,“帝后”則是已故王的配偶,是女性。銘文中的“中臣”兩字為《周禮》書中的“內小臣”,即管理王后祭祀等活動的職責,由此可以判斷,“中臣鼎”的年代約在周成王時,參照M3墓出土的青銅器物,“帝后”應當是其父周武王之后邑姜,是姜太公之女。對此,尹夏清也表示認同,種種跡象表明,墓主與周王朝關系密切,或屬于姜太公的家族。而“帝后”在這里就相當于族徽,表明“中臣”這個人是“帝后”邑姜家族中的人。此外,M3、M4墓共同發現的“高領袋足鬲”是姜戎文化的代表器物,也足以證明其族屬毫無疑問為姜族。

邑姜——“姜太公”之女

目前,學術界也普遍認為邑姜,也叫王姜,是周武王姬發的王妃、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姜太公”——姜子牙之女,她為周武王生了成王和晉國的開國君主唐書虞。

眾所周知,姜太公(公元前1128至公元前1015),本名呂尚,字尚父。傳說中,姜子牙胯下騎瑞獸,鶴發童顏,文韜武略,是輔佐周武王滅商的有功之臣。不過,關于姜子牙的身世,包括他是哪里人,出身和遭遇境況等,一直以來眾說紛蕓。但有關姜子牙的祖先,在《史記·齊太公世家》中卻有明確記載:“太公望呂尚者,東海上人。其先祖嘗為四嶽,佐禹平水土甚有功。”陜西歷史博物館原副館長、研究員尹盛平表示,這就說明,姜太公的先祖為“四嶽”(四岳)。據考證,“四岳”不僅是姜姓一族的先人,而且是上古姜姓一族所在部落及其首領的名號,這也充分證明,姜太公呂尚是“姜氏之戎”的族人。

據史書記載,邑姜自幼聰明伶俐,悟性極好,雖為女兒家,卻尤其喜歡家里的那把青龍劍,常常模仿父親的樣子比比劃劃。姜子牙見此,因勢利導,一有空就指導女兒學習知識、練習劍術,可以說,邑姜的滿腹才華與姜子牙的熏陶有很大關系。成為武王妻子后,邑姜常與武王商討天下大事,為武王出謀劃策,并常常代周王行事,被武王稱作治理國家的十位能臣之一。作為大周朝的開國之母,邑姜不僅孕育了周朝兩位國君,更用自己的智慧為周朝八百年的繁榮做出了巨大貢獻。

 

編輯:梁少歡
手机千炮捕鱼下分版